爱尔兰的居民

爱尔兰的景观令人啧啧称赞。但能让人们惊奇到难以言表程度的则非爱尔兰的居民莫属。这不正是您与他们结识的好时机吗?

爱尔兰人的性格丰富多彩。事实上,大约有 6 百万种类型。这是以这座美丽复杂的岛屿为家的所有居民的数量,他们每个人都为这座岛屿增添了一份独特色彩。

弗洛伊德不是说过爱尔兰人是唯一一个无法进行精神分析的民族吗?换言之,就是不要期望能得到答案。问这些问题只能得到一些乐趣。

当然也存在一些我们都具有的特定标准。热情、诗歌、富有感染力的聊天和友好愉快的交谈(开玩笑)…简直不胜枚举。

没错,我们充满热情 – 对于政治、对于运动、对于向世界推举我们的家园。没错,我们更像一本好书,以及能写出一本好书的男女作家。没错,我们喜爱交谈;没错,乐趣就像我们的氧气。

但爱尔兰人也绝非仅停留在这些层面。

Saoirse Ronan

心之所系即为家

爱尔兰人喜爱旅行、喜爱了解世界。无论是自愿选择或不得已而离开,我们的移民社群人数已达约 7000 万。但我们也热爱回家 – 回到我们出生的城市、乡村和厨房。

我们喜爱与家人共度时光、喜爱在厨房餐桌上闲谈、喜爱与任何愿意听我们讲话的人聊家常。我们还是这些奇特小食品的制作高手:红色柠檬水;土豆薄饼;Tayto 薯片。像 "wee"(小巧)和 "grand"(精致)之类的词语。事实上 GAA(爱尔兰盖尔式运动协会)的缩写太简短。否则泰坦尼克号从贝尔法斯特起航后还是一切完好。

创新之作

爱尔兰人个性中富于创新的特征早已为世人所共知。例如凯尔书卷 (Book of Kells) 及印象派画家杰克 B 叶芝(诗人 WB 的弟弟)。例如古代长篇小说和传奇故事,例如《An Táin》和《李尔王的孩子》(the Children of Lir),以及詹姆斯·乔伊斯、克利夫·斯特普尔斯·刘易斯和谢默斯•希尼等文豪。例如玛琳·奥哈拉、连姆·尼森和西尔莎·罗南等著名演员。

没错,艺术早已融入我们的纹理之中。

谦逊的成功

这里曾于一个晚上在一片欣喜若狂的全体岛民的热烈掌声中,以及于第二天上午簇拥在局促的壁炉台旁庆祝奥斯卡或诺贝尔奖获得者。

但这些创新之作的迷人之处还在于它并非仅仅属于博诺 (Bono)、恩雅 (Enya) 和雪地巡游者 (Snow Patrol)。您还会发现最小城镇里的艺术节和工匠们,他们令散落在乡村每个角落里的旧磨坊和牛奶店焕发出新的生机。

吉姆-谢里登和肯尼斯·布莱纳格等电影制作人已荣获国际声誉,还有一大批才华横溢的导演、编剧家和动画片制作人在续写他们的辉煌。

在音乐方面呢?无论是 U2、恩雅、范•莫里森或雪地巡游者,抑或舒适惬意的乡村酒吧内的传统表演,这里到处都充满音乐。

最后的笑声

经常有人说,全民性的休闲活动(当然是男性类的)就是挖苦嘲讽。戏弄、脏乱、挖苦 – 您会发现各种各样用于描述这些谑而不虐的机巧才思的方式。但游客们绝对无法抵挡这种文化才艺的诱惑。

正如您所知,作为一项规则,我们不能对自己太认真。但如果我们果真如此,一段构思巧妙的挖苦嘲讽就能一辩真伪。

但总而言之,我们喜爱欢笑。从酒吧里的巧思妙答到机智搞笑的帕特里克·基尔蒂或达拉·奥布莱恩,我们喜爱一点点恶作剧、一点点诡计。

在亲身经历过动荡不安的岁月之后,欢笑总能成为一个有益健康的选择。

它毕竟是最佳良药。顺道来我们这里做客吧。